瓷磚脫落傷人事件頻發 粘貼劑推廣刻不容緩

近期,國內瓷磚脫落傷人事件頻發。有不幸的,三塊瓷磚奪去了一個鮮活的生命;有萬幸的,一把雨傘驚魂一場。越來越多的瓷磚脫落傷人事件,讓我們不得不對瓷磚傳統砂漿厚貼法產生懷疑。目前,中國建筑業協會材料分會預拌砂漿推廣委員會和中國陶瓷工業協會瓷磚粘貼技術專業委員會聯合推廣的瓷磚粘貼劑薄貼法就是對傳統的一次改良。

 

小平同志說,科技是第一生產力。每一次技術的改良也是科技的進步。在國內瓷磚脫落傷人事件頻發當下,愿這種進步讓更多的人認知、使用。讓科技進步減少眼淚,生活更加和諧美好。

 

鄭州居易國際廣場大樓仨瓷磚脫落一男子被砸死

三塊“奪命”瓷磚脫落的痕印清晰可見

據河南商報消息,8月19日上午8時許,鄭州市花園路北段的居易國際廣場3號樓,三塊瓷磚突然脫落,在此等人的吳先生不幸被瓷磚砸中,當場身亡。

樓梯口等人,卻等來三塊奪命瓷磚

吳先生一直在小區內租房居住,昨天,租期滿了的他來找房東商議退房的事。上午8時許,吳先生在居易國際廣場3號樓中間的樓梯口等房東。

但是,上午11時許,當吳先生的女兒來到現場時,卻只看到父親的尸體躺在3號樓入口處,周圍滿是血跡。旁邊,散落著5平方米左右的玻璃碎渣和瓷磚碎片,此時據她父親離開人世已有3個小時。

在尸體南兩米正上方七八米的樓體上,三塊瓷磚脫落的痕印清晰可見。瓷磚脫落的痕跡下方,是被脫落瓷磚砸破的玻璃雨搭。

據小區居民說,從小區調出的監控錄像顯示,人是7時51分被砸到的,由于刮風導致了3號樓墻體瓷磚脫落,先砸在雨搭上,后又擊中了下面的吳先生。

 

居民

他很倒霉,但下一個倒霉的沒準就是自己

“小區工程質量也很有問題。”馬先生指著脫落瓷磚附近的空調說,不但石板脫落,而且3號樓居民安裝空調的鐵架子也被風吹歪。順著馬先生所指的方向看去,3號樓上幾十戶居民裝空調的鐵架,分別歪向不同的方向,有幾個鐵架明顯能看出已經變形。

他還說,去年小區也曾發生過瓷磚脫落的現象,幸虧沒砸住人。小區居民反映后,開發商在小區內各建筑貼上“小心高空墜物”的牌子,就草草了事。“砸住人是遲早的事,今天的事情不是偶然,以后我們在小區里都不敢走路了。”

順著劉先生所指看去,在吳老先生尸體的上方,就是開發商貼的“小心高空墜物”的警示牌。

劉先生說,開發商在第一時間推脫責任,他們告訴居民,小區樓房都已經過質檢部門驗收,都是合格建筑。“但是看看這情況,能合格嗎?光貼個牌子有啥用?”

 

說法

外墻瓷磚“惹禍”,開發商應負全責

鄭州市國銀律師所王枚主任認為,居民被建筑物外墻瓷磚砸到,應該完全由開發商承擔責任。瓷磚屬于建筑物外體,應有一個保質期限,貼上去是不能掉下來的。瓷磚被風吹落,說明開發商在施工過程中存在質量問題。

瓷磚掉下砸死人,不管死者是不是小區居民,開發商都應該負全部責任。因為居民在建筑物下面行走并無過錯,是居民的正常生活部分。

至于開發商說房屋已經通過質檢部門驗收,王枚表示這并不能免除開發商的責任。“就像產品出廠時候會有質檢報告和質量合格證,但是當產品對消費者人身造成傷害時候,廠家照樣要承擔民事責任。”

 

延伸

建筑物外體裝飾越來越多,誰來為我們的頭頂負責?

“我感覺到生命安全完全沒有保障。”事發小區的居民楊女士表示,“吳先生是夠倒霉的,但是大家每天都從樓下過,誰都可能有倒霉的時候,到時候找誰說理去?”

楊女士表示,現在居民不僅擔心會被砸到,而且擔心自己家的外墻體上的東西脫落砸到別人。“如果自己家外墻體瓷磚真砸到人了,人家來找我,我去找誰啊!”

高空落下多塊瓷磚砸暈六旬老太太

躺在病床上的袁婆婆說這把雨傘救了她一命。

據重慶媒體消息,7月31日中午,家住重慶五里店萬豐花園小區的老太袁枝瓊,在永輝超市買完東西后穿過人行天橋步行回家。太陽很大,老太手中撐著一把出門時女兒硬塞給她的太陽傘。

走到萬豐花園小區臨街一面的一家銀行附近時,袁老太突然感覺有東西掉到了傘上,然后彈開了。正當她打算抬頭看個究竟時,突然感覺手中的傘一沉,幾乎把握不住。隨后,一大片瓷磚下雨般落下,其中一塊砸穿傘面后,砸中了老太的左肩。更多的瓷磚則狠狠地砸在人行道上,飛濺起碎石,割傷了老太的左腿和左腳,深及骨頭。

袁老太頓時嚇蒙了,又加上肩腿疼痛,一屁股坐在地上,暈了過去。

太陽傘救了老太一命

距離事發現場僅5米遠一家報刊亭的女老板,目睹了整個經過。

“當時好大一片瓷磚落下來。”女老板稱,幸虧老太手中那把太陽傘,“不然腦殼都砸成蜂窩。”事發后,女老板上前用紙巾給袁老太止血,將她扶到安全的地方休息。幾分鐘后,120將袁老太送往長安醫院。

昨日上午,記者在長安醫院見到了病床上的袁老太。她的左腿和左腳均已縫針,左肩紅腫動彈不得。

物管稱只擔部分責任

據袁老太的女兒王麗說,事發后,她曾找過該小區的物業公司,但物業公司只認部分責任,至今未支付任何費用。

記者隨后來到萬豐花園小區,在臨街一面約10樓的外墻上,有一大塊很明顯的瓷磚脫落痕跡。4樓一個平臺的外墻磚,也被高空墜落的瓷磚砸爛了。

萬豐花園小區西普物業公司主任甑兵認為,這起外墻瓷磚脫落傷人事件,不全是物業的責任。甑兵稱,傷者家屬提出了6000元的賠償,他們認為太高不能接受。對于物業公司在這起事故中應該承擔多少責任,甑兵表示,很難劃分。而此前,袁老太女兒王麗告訴記者,物業公司稱最多承擔4成責任。“剩下的6成責任應該由誰付?”王麗認為,除了找物管,她們別無他法。

近年來,重慶市高層建筑瓷磚、窗玻璃墜落傷人損物事件頻發。經過媒體追蹤報道,近日,渝安龍都小區弧形玻璃自爆事件有了不錯的結果,政府責令開發商予以全部更換。可以說,渝安龍都的業主是幸運的,但在我市,還有很多類似的小區業主在為自家的玻璃和小區的外墻瓷磚擔憂,“萬一脫落砸傷人,該誰負責呢?”

 

桂林晚報相關報道

“新豪庭”高樓外墻瓷磚掉落砸壞汽車、砸“傷”空調的事情見諸報端,讓建筑外墻的管護問題進入人們視線。

建筑物外墻上的瓷磚、馬賽克等貼面材料,長年經受風吹雨打,其堅固程度隨著歲月流逝而減弱是一定的。這些隱藏在建筑物高處的變化,是否一定得有東西從天而降造成損失,才能真正引人關注?

在一個由無數高樓大廈組成的城市里,如果空中隨處存在安全隱患,居住的安全感一定會大打折扣。記者調查顯示,關于建筑外墻的管護,目前還是一個“真空”地帶。

在桂林市區,有關外墻瓷磚“闖禍”的報道屢見不鮮:

曾經,桂林安新北路一樓房瓷磚掉落,被擊中的老人用手捂頭,血卻從指縫冒出;桂林依仁路上一快餐店瓷磚墜落,兩名過路女子被砸傷,一人傷及頭部,另一人被砸傷腰、腳,現場血跡清晰可見;安新小區某大樓樓頂大片琉璃瓦掉落,一男子膝蓋被劃出口子,鮮血直流,現場滿是琉璃瓦碎片。

不久前,桂林市中心某建筑物外墻上,一位進行外墻檢修的工作人員,不到5分鐘,便找出了兩塊“敲空磚”和四塊出現裂縫的“破損瓷磚”。

目前,桂林進入瓷磚掉落高發季節,高樓外墻安全隱患普遍存在。

桂林微笑堂大廈西側的墻面上,瓷磚多處缺失,另幾處還留有明顯的瓷磚修補痕跡;解放西路的一沿街大樓,三樓房檐上一片斑駁,藍色陶瓷房檐裝飾磚多處缺損,其余磚塊搖搖欲墜;民主路上,一棟沿街大廈瓷磚亦大面積崩落。

一位資深的建筑承包商稱:“由于桂林多雨,雨水對墻磚侵蝕性極強;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桂林建筑用沙土含鐵量高,外墻墻磚粘合部沙土中鐵質容易氧化而導致掉落。特別是桂林進入高溫多雨季節后,外墻貼面受熱膨脹后,再遇水急劇降溫,更易掉落。”

曾獲“桂林市優秀小區”稱號的七星新城小區的物業負責人趙凱則說:“市內一些建筑物外墻貼面長期無人監管,也是埋藏隱患的重要原因。”

調查超過維修期的建筑外墻成“監管死角”

為此,記者咨詢了市內幾個相關職能部門,市容局工作人員說:“對于外墻安全監管,市容局只負責管理‘違章建筑’。”

桂林市房產局評估部則說:“在對房屋進行評估時,主要針對房屋內部質量的評估,雖然也有涉及外墻質量的檢測項目,但是主要還是針對外墻滲水狀況的檢測。而對于外墻貼面的安全狀況,一來超出了部門職責范圍,二來我們也無檢測能力。”

桂林市規劃建設委員會則稱:“部門對建筑外墻的監管、維修,只限于建筑規劃、施工階段。建成后,建筑的質量安全維護責任則交由物業公司依合同自覺負責。外墻維修費用,則由業主和物業公司提出申請,使用‘房屋公共維修基金’進行維修。”

一物業公司負責人則指出:“監管部門目前并無對外墻監管責任的明確規定,對外墻安全的檢測與管護全憑物業方或業主委員會自己的意愿。”

思考光靠物業管理還不夠

趙凱說:“高層建筑外墻瓷磚、馬賽克整體貼面的傳統裝修手法,其設計本身就存在安全隱患。為避免高樓裝飾物掉落傷人,建筑業應將傳統粘貼方法改進,增強瓷磚的貼面的牢固性。但那些落物傷人事故頻發處,往往是些無人監管的老社區。在那里,普遍存在著建筑設計不合理、物業服務不完善、維修基金不到位等種種‘頑疾’,如果將解決這些問題的責任,完全交給物業公司顯然不可行。”

 

多見的“瓷磚雨”

據綿陽媒體報道,6月6日,綿陽市御營二隊大門上方的瓷磚如“瓷磚雨”般突然掉落,路經此處的市民龔大爺無辜被砸傷頭,縫了20針。

當日下午5時許,家住御營二隊的龔大爺經過御營二隊大門時,大門上方的瓷磚突然掉落,落下的瓷磚將他頭部砸傷。龔大爺當場暈倒在地,頭部流血不止。周圍群眾趕緊報了警,并將他送至協和醫院救治。民警趕至現場了解到,御營二隊的大門才新裝修兩個多月。

在協和醫院,據醫生介紹,龔大爺頭部有兩處受傷,共縫合了20針。所幸,龔大爺目前已無生命危險,需住院觀察。

目前,民警通過御營二隊聯系上了施工單位,此事正在進一步處理中。

两面针股票行情